陈黯

陈黯,[](约805877)字希儒,号昌晦,又自号场老。唐朝文学家。10岁能诗文,勤奋练笔,才思日增。13岁时,有一清源县令讥陈面上有痘瘢说:“小诗童,黑痘瘢,怪好看。”陈黯即挥笔诗道:“玳瑁应难比,斑犀定不加。天嫌未端正,满面与汝花。”意思是:龟类动物那漂亮的斑点比不上我痘瘢好看,犀牛那美丽的花斑也无法与我相比,上天惟恐我长得不够端正美丽,就用花朵妆饰我的脸部。机敏应变,声名大振。

泉州南安人。生卒年均不详,约唐懿宗咸通初前后在世。父早逝,事母甚孝。10岁能诗,13岁拜见清源县令时,县令嘲笑其脸有痘瘢,立即赋诗自辩,“玳瑁应难比,斑犀定不加。天嫌未端正,满面与妆花,”由此名闻乡里。40岁后屡次赴京应试均名落孙山。老年潦倒,隐居金榜山麓。一生诗文甚多,但多散失。今见于《全唐文》有《华心》等10篇文章。(新唐书艺文志注云:昭宗时人。此依全唐诗小传约算)会昌迄咸通间,(公元八四一至八七三年)累举不第。其他事迹均不详。黯著有文集五卷,(新唐书志作三卷。此从全唐诗)传于世。

陈黯隐居石室

位于厦门金榜山北面山腰的"玉笏"石下方,洞口朝北,天然岩石倚叠而成。上覆巨石,长约20米,高约10米。室内最高处为4.5米。1995年,厦门市政府拨款修葺,置陈黯石雕坐像,并在洞口巨石上镌刻"钓隐"2字。陈黯,唐末知名文士。系唐代徙居厦门岛"南陈北薛"中陈氏家族名人之一。该遗址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主要作品

《代河湟父老奏》

臣等世籍汉民也,虽地没戎虏,而常蓄归心。时未可谋,则亻免亻黾偷生,既遭休运,讵可缄默。伏思中国之患边戎,其来久矣。唐虞夏殷之前,则淳风未漓,夷夏自判。故干戈不兴,事亦宜矣。繇周以降,或侵或伐,无代无之。然则享国长久,君臣有谋,唯是其馀不足徵也。周汉讨边之事,臣知之矣,请较而论之,以为国朝比。且周之伐猃狁也。以斥逐为心,不常事之。故进则遄征,退则息兵。致其边鄙无备,壁垒不营。此乃周之谋失於不固矣。汉之讨匈奴也。乘时之丰,恃兵之雄,深入穷荒,莫计远迩。故雪山青海,皆为内封。其後财匮力殚,厥功不就,遂交和亲之好,自冫免帝属,延法後时。斯为汉之谋失於太广矣。唐有天下,迈於周汉之道,一家其六合,一心其兆人。唯兹犬戎,未能无患。当开元中,有将臣善於攻战,振张皇威,歼殄丑虏,自秦地而西,有地数千里,此则展拓周疆,翦裁汉域,所谓广袤得其中矣。其後国家以内寇时起,不遑西顾。其蕃戎伺隙,侵掠边州,臣等由此家为虏有。然虽力不支而心不离,故居河湟间,世相为训,今尚传留汉之冠裳。每岁时祭享,则必服之,示不忘汉仪,亦犹越翼胡蹄,有巢嘶之异。噫!其怨慕也有是。

陛下新统寰区,以慈仁化育,闻之得不恻然而轸念乎!夫事有可行,势有必克,苟懈而不为,是失古人见几之义。今国家无事,三方底宁,独取边陲,犹反掌耳。矧故老之心,觖望复然,傥大兵一临,孰不面化。今陛下采臣之言,则先选良将,不以前负勋业者与更授节制者为之。何者?彼功崇矣,彼位极矣,复将悉力营之哉!以此临事,必多自顾。愿陛下诏班行之中,器识有殊,筹画可用者,逾一资一级,授钺将兵,俟见功庸,而後国之爵赏。必能摧凶破敌,无所爱矣。戎翟者,亦天地间之一气耳,不可尽灭,可以斥逐之,伊周汉之事,如前所陈。今之所取,愿止於国朝已来所没秦渭之西故地,朗画疆域,牢为备御,然後辟边田,饱士卒,可以为永远之谋,迥出周汉之右。则臣得弃戎即华,世世子孙无流离之苦。生死幸甚!